看到靳封尧进来的时候,江暖暖脸上闪过一丝慌乱,但很快就掩去,堆起讨好的笑容,“二少,您怎么有时间来看我呢?”

  靳封尧走到她面前,讥讽一笑,“你觉得我是来看你的吗?”

  江暖暖面色一僵,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,“那请问二少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是不是你把我嫂子叫到医院来的?”

  靳封尧紧紧盯着她,试图从她脸上看出一丝破绽。s.1kanshu.

  “嫂子?”江暖暖有些讶异,“你是说姐姐吗?”

  靳封尧点头。

  “我没有叫姐姐来医院啊。”江暖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你应该知道姐姐和我的关系并不好,所以我怎么可能叫她来医院呢?”

  “不是你?”靳封尧眯起眼,并不相信她的话。

  “不是。”

  江暖暖很镇定,看上去并不像在说谎。

  靳封尧皱眉,难道是他误会了?

  “二少,是不是姐姐出什么事了?”江暖暖问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靳封尧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直接走了。

  他一离开,江暖暖顿时松了一大口气。

  吓死她了!

  要不是她早有心理准备,没准就在靳封尧面前露出破绽了。

  不过她也不敢有任何松懈。

  江瑟瑟出事,她肯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,所以她必须严阵以待,不管谁来都不能露出破绽。

  靳封尧从江暖暖病房出来后,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,可就是想不出来哪里不对。

  他还是认为嫂子会出事肯定和江暖暖有关系。

  于是,一回到病房,他就让助理重新查看一遍监控视频,他就不信对方那么从聪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。

  ……

  靳父靳母得知江瑟瑟出事,就急忙赶来医院。

  “封尧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

  看到病床上还没醒来的江瑟瑟,靳母眉头紧紧皱起,眉眼间尽是担忧。

  “还在查。”靳封尧犹豫了下,“……爸,妈,嫂子出事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,但是没保住。”

  此话一出,靳父靳母都愣住了。

  半晌,靳母才找回声音:“你,你是说你嫂子怀孕了?”

  “嗯。”靳封尧点头,“但是没保住。”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靳母有些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。

  如果没有今天这个事,过几个月,她又要当奶奶了。

  可现在……现在……

  靳母不由得悲从中来,眼眶忍不住红了,“我可怜的孙子就这么没了!”

  靳父心里也难受,他搂住靳母的肩,无声的拍了拍表示安慰。

  “她怎么会到医院来?是来检查身体吗?”靳母不能理解一个好好的人跑来医院做什么。

  “我不清楚。不过我猜应该是有人让她来的。”靳封尧说。

  “谁?”

  靳封尧沉思了会儿,“我怀疑是江暖暖。”

  “江暖暖?”靳母看了眼靳父,接着问:“你有证据吗?”

  “她也在这家医院。”

  闻,靳父皱眉,“就算她也在这家医院,又有什么直接证据证明是她呢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靳封尧脸色变得有些凝重,“就算没有,我也觉得是她。”

  江家的情况,靳父靳母再清楚不过了,确实是有理由怀疑是江暖暖故意要害瑟瑟的。

  但是任何怀疑都只是怀疑,除非有证据。

  “告诉你哥了吗?”靳父问。

  “说了,他已经赶回来了。”

  靳父叹了口气,“封臣才刚出差就出这样的事,他心里肯定会很自责。”

  “如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,当时我就不该让瑟瑟搬出去。”

  靳母很后悔当时自己没有坚持。

  “妈,现在说这些都没用,最重要的是嫂子能平安无事。”

  靳母看向病床上的江瑟瑟,“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  ……

  飞机抵达锦城,已经是凌晨。

  靳封臣一下飞机就赶往医院,把行李都扔给了顾念。

  到了医院,他直奔江瑟瑟的病房。

  “哥!”

  靳封尧一看到他,立马站了起来。

  但靳封臣看都不看他一眼,目光紧紧锁住病床上的江瑟瑟,一步一步的走过去。

  昨天他离开家的时候,她还好好的。

  现在却躺在这里,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。

  “瑟瑟。”他握住她的手,闭上眼,掩去满眼的心疼。

  靳封尧不敢出声,静静的站在一旁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靳封臣才睁开眼,薄唇动了动,问:“医生怎么说?”

  “人只要醒了就没什么事,不过……”

  靳封尧一顿。

  “不过什么?”靳封臣侧头睨着他。

  “孩子没了。”

  “孩子?”靳封臣心头一揪,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?

  “嫂子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,但是没保住。”靳封尧说完,又赶紧补充句:“哥,你也别太难过,你和嫂子还年轻。想要孩子随时都可以要,最重要的是嫂子没事。”

  “不是。”靳封臣剑眉狠狠皱起,“你是说瑟瑟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?”

  “对啊。”靳封尧点头。

  瑟瑟怎么会有身孕呢?

  靳封臣觉得很奇怪,他们一直都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,她怎么会怀孕?

  难道……

  不可能!

  以她的性格,不可能会接受别的男人。

 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靳封尧见他脸色不对,就问:“哥,是怎么了吗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,靳封臣不愿意多说。

  “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吗?”靳封臣问。

  “有人目睹了嫂子从楼梯摔下来,说是有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。”

  靳封臣皱眉,“男人?”

  “嗯。不过等他们追上去,并没有看见任何人。应该是跑了。”

  “看了监控吗?”

  “看了。不过被人动过手脚,所以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被人动过手脚?

  靳封臣眼眸眯起,“有人想害瑟瑟,那个男人,背后有指使者。”

  靳封尧忙不迭的点头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而且嫂子会来这家医院也是有人在搞鬼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查到什么了?”靳封臣转头看着他。

  “江暖暖流产后就一直在这家医院养身体。”

  闻,靳封臣目光一凛,“那就是她了。”

  他的语气十分笃定。

  “我也知道是她,可是就是没有证据。”

  靳封尧很苦恼,明明嫌疑人就在眼前,就是没有证据证明事情就是她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