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家后,江瑟瑟的情绪不是很好,直接回房间去了。s.biquge.

  最近,靳封尧一直老老实实待在医院里养病,伤势好的极快,医生说再过不了几天,就可以下床了。

  他正在玩游戏呢,就见宋青宛又推着医药车过来了。

  因为正在打团,于是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,“等一会啊,等我打完这把。”

  宋青宛本来就很忙,担心他身体,这才第一个过来给他上药,没想到居然被忽略,当即就不高兴了。

  “靳二少爷,如果你再不老老实实过来,我保证你今天的药得自己上。”

  闻,靳封尧手指飞快在屏幕上动作着,不到一分钟,游戏界面就显示胜利了。

  游戏结束后,他立马老老实实趴好,弄得宋青宛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  果然啊,智商高的人做什么都比别人轻松。

  宋青宛突然想起来,比起一开始的极度寂静,这两天来看望靳封尧的人突然多了起来。

  忍不住好奇就问了句,“怎么最近突然来看你的人变得很多啊?”

  靳封尧挑挑眉,“这个啊,之前我伤的比较重,我妈怕我朋友打扰我养病,就勒令那些人不准过来,并且让我哥监督。我哥那个人你也知道,从来说一不二的,他往那一站,谁敢过来啊。”

  宋青宛轻轻一笑,对着门口道:“靳总,您怎么突然来了啊?”

  听到这话,靳封尧差点没直接从床上弹起来。

  不过因为他身上还有伤,到底没能弹起来。

  直接一脸吃了虫子的表情,扭扭捏捏道:“哥,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……”

  可他却没有听到回音,过了一会他才意识到不对劲。

  转过去瞥了一眼宋青宛,看到她正憋着笑呢,心里顿时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  “哎我说宋青宛,你要不要这么无聊,用我哥来吓唬我啊。”

  靳封尧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,咬着牙道。

  偏偏,宋青宛觉得这样还挺好玩的,既然被他发现了,她干脆也就不藏了,直接就笑出了声。

  过了一分钟,靳封尧才忍无可忍道:“宋青宛我跟你说话呢。”

  宋青宛笑了好一会儿,才缓过来,没好气道:“谁让你平时那么嚣张,这也是你活该。”

  靳封尧却不理会她,直接转过脸对着门口道:“院长,今天您又亲自查房啊。”

  话音刚落,就见宋青宛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
  靳封尧发出爆笑的声音。

  宋青宛竭力忍住想弄死他的冲动,恶狠狠道:“靳封尧,你吓唬我。”

  谁知靳封尧一脸无辜,摊了摊手,“这叫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谁让你刚刚吓唬我来着。”

  毕竟是自己先吓唬人在先,宋青宛自知理亏,也就不说什么了,只默默地擦药。

  等靳封尧药上完的时候,他的病房门又被推开了,一群看起来像花花公子的人冲了进来,对着靳封尧好一阵挖苦。

  “我说靳二少啊,人家伤筋动骨一百天,你这怎么还不好啊,哥几个等着你去蹦迪呢。”

  “啊,少了你都少了很多乐子,以前还有人请我们吃饭的,现在都没了。”

  靳封尧嗤之以鼻,“你还缺人家女孩子请吃饭那几个钱?”

  “这压根不是钱的事,被女孩子请吃饭可比主动请有面子多了。”

  听他们这么说,靳封尧也觉得心里美滋滋的,最起码这样还能证明他就是一群人里面最帅的那个了。

  宋青宛向来不喜欢这些人,仗着父母辈的能力混吃混喝还成天惹事,没一点担当。

  所以每当他们过来,她就直接出去了。

  除了来的是女孩子……

  果然,没一会儿,等她拎着饭再一次出现的时候,屋子里就来了好多女人,其中还不乏一些名媛千金。

  都是一溜儿腰细腿长的美女,至于刚刚那几个纨绔,都到边上看美女去了。

  那些女人明面上是来探病的,一个个都假装很和气的样子。

  实际上啊,背地里不知道怎么勾心斗角。

  宋青宛还没有进去呢,就听到了娇滴滴的声音。

  “二少,我们都盼着您快点好起来呢,那些平日的聚会啊还是您在比较好玩。”

  “来,二少,我给您剥了颗葡萄,您尝尝。”

  “二少,我爸爸刚从法国带回来两瓶上好的红酒,你什么时候有空吗?”

  “二少,下个月有个舞会,你能来吗?”

  这些女人一口一个二少,就差直接把胸凑上去了,看的宋青宛是好一阵反胃。

  这些女人当真是令她反胃极了。

  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看,宋青宛直接推门而入,冷冷地说道:“吃饭了。”

  靳封尧这时候正跟那群女人聊的正欢呢,根本就没有听见她说的。

  宋青宛看着这一屋子的庸脂俗粉,所有的香水味夹杂到一起。

  连原本的消毒水味道都闻不到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什么风月场所了。

  她看着靳封尧,又看了看这群女人,最终还是没压抑住脾气。

  直接加大音量道:“请你们不要喧哗。”

  她自认为语气已经足够客气了,可是那些名媛千金从小就被惯坏了,怎么可能被呵斥一声就真的听了。

  一个个都是趾高气扬,冷冰冰地回怼道:“你算哪根葱?就敢让我们不要喧哗?”

  其他没做声的,大概就是那些没什么身份地位的。

  只能仰仗着这些名媛家里的关系,眼巴巴看着了。

  气氛陷入死一般的沉寂,旁边围观的那些狐朋狗友,也在这时候注意到了宋青宛。

  对她投去了同情的目光,眼神里似乎说着:就你这小丫头还敢跟那些人抢男朋友呢。

  宋青宛不卑不亢,直接说道:“我不是哪根葱,是医院的工作人员,你们这样严重影响到了医院的工作,也打扰到了病人休息。

  门口那么大个禁止喧哗没有看到吗?如果你们再这样,我就直接找人轰你们出去。”

  一群名媛千金当然不怕被轰出去,可她们怕丢脸,怕第二天铺天盖地的新闻。

  所以就算不服气,也只能愤愤不平地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