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所以老爷子现在多多少少都有些气不过,瑟瑟,你别介意。s.09rw.”

  方煜琛笑着对江瑟瑟说道。

  方老爷子听方煜琛将他老底都抖了出来,狠狠瞪了他一眼,又重重地咳嗽一声,“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

  这带点小傲娇的态度,让江瑟瑟也觉得,方老爷子看上去并不像表面那样严肃。

 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。

  最疼爱的女儿和一个一无所有的毛头小子私奔,还是在那个年代。

  方老爷子没有不认方雪曼就已经不错了。

  现在反而心心念念的记挂着,足以看出他是打心眼里疼爱方雪曼。

  这样一想,江瑟瑟就没有刚来时那么紧张了。

  江瑟瑟认真又诚恳地看着方老爷子,微微抿了抿唇,开口道:“其实,我能理解您的心情。”

  方老爷子皱了皱眉,一双看遍了人间百态的眼眸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场。

  江瑟瑟没有因此而打住话音,“谁年轻的时候都有年少轻狂过呀,外公您那么疼爱我妈,我妈心里肯定也清楚的。

  妈妈离开这么久,都没有联系过您,也许不是不想您,不想方家,可能只是……心怀愧疚吧。”

  江瑟瑟小心翼翼的,尽量不提及自己父亲。

  以免触到方老爷子的霉头。

  这番话也着实入了方老爷子的耳中,他微微点头表示赞同。

  谁都有过最叛逆的那段时间。

  在方雪曼和那臭小子私奔的时候,他是又气又急的。

  几乎整晚整晚合不上眼,担心方雪曼会遇见危险,又气她不听他这个父亲的话。

  不过,他之所以疼爱方雪曼的原因,自然也是这个女儿像极了他。

  两个性格同样倔强的父女,这一闹矛盾,就足足闹了二十几年。

  谁也不联系谁。

  想到这,方老爷子的双眼有些动容,不复刚才的威严,反而多了几分年迈老人才有的惆怅。

  这个时候的方老爷子,才是一个真正在思念自己女儿的老人家。

  见方老爷子脸色有所动容,江瑟瑟忙趁热打铁,笑着道:“外公,您可别再生气了,身体要紧。再说了,我身上虽然有一半是江家的血,但还有一半是方家的呢!”

  江瑟瑟最后这句话,可以说是说到点子上了。

  成功地让方老爷子愉悦起来。

  “嗯!这话倒是不错。”

  方老爷子舒缓了表情,满意的点点头。

  话音顿了顿,他便主动问起江瑟瑟:“你妈呢?没脸来见我吗?”

  说罢,方老爷子的眼睛还时不时的往包厢门口瞥去。

  从小的时候开始,方雪曼就很喜欢给他惊喜,也鬼精鬼精的,聪明得紧。

  这次指不定是让女儿来打头阵,见他态度缓和了,应该就会出来了?

  方老爷子越想越有可能,他背脊挺的笔直,轻咳一声又道:“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我也不是一直计较的人,快来你妈进来吧。世上哪有和自己孩子置气的父母?”

  后半句话方老爷子说的很小声,但还是被两人听见了。

  看见方老爷子故作严肃,眼里却透着希冀的眼神时,江瑟瑟喉咙一哽,鼻子没由来的一阵酸涩。

  看来,方煜琛是没把她母亲生病的事告诉外公了。

  也是,外公身体本就不好,要是再知道母亲生病的事,怕是会受不住。

  “外公,妈妈前段时间去旅游了,至今都还没回来。”

  江瑟瑟想了想,编了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,“等她回来,一定来看您。”

  她的话音一落,包厢里寂静无声。

  知道事情真相的方煜琛,选择一不发的低下头。

  方老爷子一愣,眼里划过一丝几不可查的失望,旋即就怒了。

  他左手握成拳头敲在餐桌上,沉声道:“她还有心思出去旅游!”

  江瑟瑟和方煜琛两人不敢说话,两个人只能垂着脑袋。

  思索着应该怎么安慰方老爷子才好。

  方老爷子终归还是心疼方雪曼的,气话也只是在口中说说。

  沉默半响,他又忍不住询问江瑟瑟,“这些年来,你妈妈过的好不好?”

  他声音有些沙哑,这句话就像是隔了很多年,终于找到机会说出来一样。

  江瑟瑟紧抿着双唇,斟酌着应该怎么开口。

  脑海中浮现过各种话语,最后通通被否决掉,化为简单的一句话。

  “妈妈和我爸爸很早就离婚了。”

  这对方老爷子来说,是非常出乎意料又是情理之中的答案。

  可是做父亲的,总是自私的希望自己女儿可以过的很幸福。

  方老爷子紧皱起的眉头带着深深的沟壑,他冷声追问:“怎么离的?”

  话都问到这份上了,江瑟瑟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  “是……是我爸爸有了外遇。”

  方老爷子双眼瞪大,他手握成拳头用力地锤在桌子上,传来“砰”的一声巨响。

  桌面上摆放着的高脚杯都在隐隐震颤。

  “他!他居然敢这样欺负我的女儿!!”

  方老爷子震声怒道,胸膛都因为愤怒而剧烈起伏着。

  江瑟瑟吓了一跳,连忙起身搀扶住方老爷子,另一只手在他背上轻拍着安慰。

  “外公,这些事情都过去了。”

  方煜琛也跟着出声安抚道:“是啊,老爷子,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您别生气。”

  这下江瑟瑟也不敢再多说其他的了。

  仅仅只是知道这件事,方老爷子就气成这样。

  如果是知道母亲病倒,而且病情还没有丝毫起色的,那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。

  方老爷子这会情绪波动的非常厉害,“她以前就是不听我的!”

  方老爷子眼中泛起水光,悲愤的闭上眼,“那江震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,我是她父亲啊,我会害她吗?虎毒还不食子啊!”

  江瑟瑟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。

  方煜琛同样不知道怎么安慰,两人只能安静的听着方老爷子发泄怒气。

  “而且……既然离婚这么久了,她为什么一次都没有回来过?”

  在包厢里安静得落针可闻时,方老爷子似是呢.喃的声音响起。

  轻飘飘的一句话,又显得那么沉重。

  江瑟瑟无声地叹了一口气,“可能是……没脸见您吧。”

  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