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后,一直沉默跟在靳封臣身后的顾念,先行一步,将车开过来,缓缓停在靳封臣身前。s.1kanshu.

  靳封臣和方城父子打过招呼,便先行离开。

  回酒店路上,顾念边开车,边透过后视镜看向自家少爷。

  “少爷,您觉得,sa集团会放弃和我们合作么?”

  “放弃?未必。”

  靳封臣似乎笑了一下,看向窗外思考着什么。

  刚才皮尔斯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,但是从他的反应来看,他对此还是很感兴趣的。

  “少爷,这话怎么说?”

  顾念微微蹙眉,有些不解。

  靳封臣不答反问,“你觉得皮尔斯怎么样?”

  “我感觉他是个城府非常深的人,轻易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。”

  顾念诚实的回答,他一向在靳封臣面前都是有什么说什么,从来不遮掩。

  靳封臣靠在座椅上,揉了揉太阳穴,试图缓解酒后的头晕,“能混到sa集团总经理位置的人,自然不会让人轻易看透。”

  顾念跟着他这么多年,经历了那么多,自然不会怀疑自家少爷的能力。

  只是面对神秘的sa集团,还得多加个心眼。

  他皱眉想了想,问:“那您觉得,他和我们合作的几率有多大?”

  “想必没两天他就会主动上门,你等着看吧。”

  靳封臣再次偏头看向窗外,看着人流如织的街道,不禁想起了瑟瑟和两个孩子。

  闻,顾念颔首,“是。”

  回到酒店,靳封臣连外套都顾不得脱,迫不及待地给江瑟瑟打了视频电话。

  “老婆,你在干嘛呢?”

  因为喝了点酒,靳封臣声线很是慵懒,语速也跟着慢了几分。

  江瑟瑟一下就听了出来,“你喝酒了是不是?”

  听着像是要和靳封臣算账的语气,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她这是心疼靳封臣了。

  “没……”

  靳封臣想要否认,但还是不想骗她,话音一转,有些无奈地承认,“喝了一点。”

  “你骗人,要是只喝一点,你才不会难受。”

  江瑟瑟看着男人酒后有些泛红的眼圈,止不住地心疼。

  为了他们,为了这个家,他不得不去应酬。

  靳封臣笑着安慰,“乖,我不难受,真的只喝了一点点。”

  “你那才不是一点点,是不是不舒服?回去竟然连外套都不脱。”

  江瑟瑟用撒娇的语气抱怨道。

  更多的还是担心,要是自己此刻在他身边就好了。

  闻,靳封臣低头看了一眼,果真没脱。

  为了不让江瑟瑟再担心下去,他打起精神,转移了话题,“小宝和甜甜呢,睡了么?”

  其实平时身边习惯了两个小家伙闹腾,突然离开,还真有些不适应。

  “爹地,我在这呢!”

  “爹地,我也在!”

  靳封臣话音刚落,小宝和甜甜就立马出现在镜头前。

  靳封臣愣了一下,失笑,“你们两个小家伙,什么时候学会吓人了?”

  平时隔着屏幕都能听到兄妹二人嬉闹的声音,今天没听见,他还怀疑这两个家伙是不是睡觉了。

  没想到是故意躲起来想要吓他,真是越来越坏了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小宝和甜甜笑得露出一口小米牙,脸上满是得逞的神气。

  看着自己的孩子那么开心,靳封臣心情也愈发地放松下来。

  外人一定不会想到,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靳封臣,内心还有这么柔软的一面。

  靳封臣眸光柔和地看了好一会儿,倏然问道:“小宝,你的功课做得怎么样了?”

  小宝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  “那什么……爹地,我刚想起来,我牙还没刷呢,我先走了。”

  闻,小宝二话不说就准备开溜。

  “站住。”

  还没走两步,小宝就被靳封臣给喊了回去。

  江瑟瑟和甜甜笑着看着他们俩,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  “今天错了几道题,不过爹地,我保证,明天的作业一定全对。”小宝伸出三个指头,比出发誓的手势。

  听到这话,靳封臣才决定放过他。

  “爹地,你知道我今天做什么了吗?”甜甜软糯的声音问道,靳封臣的心都快化了。

  他十分捧自家小公主的场,声音温和地接话,“我们甜甜做什么了?”

  “铛铛铛!我做了这个。”

  甜甜从背后缓缓拿出一个小花篮,是她今天做了好久的手工。

  “好看,甜甜真棒。”

  靳封臣一笑,夸奖道。

  小宝瞬间翻了一个白眼,这也得亏是妹妹做的,换成是他,爹地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:真丑。

  唉,果然女儿才是爹地捧在手心的明珠。

  ……

  不知不觉,一家人聊了好一会儿。

  靳封臣看了眼时间,时间已经不早了,变叮嘱小宝,“小宝,带妹妹回房间睡觉。”

  “好的,马上就去。”

  终于能不被查问功课,小宝求之不得。

  说着就带妹妹出去了,乖乖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间。

  两个孩子出去后,江瑟瑟看着靳封臣轻轻叹了口气,“封臣,以后不要对小宝那么严厉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靳封臣嘴角浮现一抹温柔的笑,看着屏幕那头的小女人,他心里软得一塌糊涂。

  “好了,你也快去好好睡一觉,以后别喝那么多酒,好好照顾身体。”江瑟瑟忍不住要叮嘱几句。

  心里终是心疼他喝了酒身体会难受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也早点休息,乖。”

  挂了电话,尽管有些头晕,太阳穴突突地跳动,靳封臣的唇角却扬着幸福的弧度。

  不管再怎么累,只要听到江瑟瑟和孩子们的声音,他就瞬间有了力量。

  所有的烦躁,也会轻而易举地被驱散。

  他们母子三人,是他一辈子都想好好珍惜与呵护的。

  靳封臣有些疲惫,但想到江瑟瑟不喜欢酒味。

  小宝甜甜也不喜欢。

  那他也不喜欢。

  他没有拖延,果断起身去洗了个澡,驱散些许酒气后,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。

  次日一早。

  靳封臣刚起床洗漱完,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  ,content_num